门槛一降再降!20余城放宽落户限制 人才争夺战升温

  “劳动力要素是经济生产的重要要素之一,各地经济、产业发展有天然的对劳动力的需求。”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研究员单菁菁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同时,今年可能“内循环”的重要性越来越高,要启动国内市场、加强面向国内市场的供给侧改革,也带来了生产端的强化,需要人员、人才。

门槛一降再降!20余城放宽落户限制 人才争夺战升温

  大城市的“人才争夺战”再度敲响战鼓。

  7月3日,珠海、哈尔滨不约而同地发布了人才落户新政。其中珠海拟将人才标准放宽至非全日制大专,并提出:毕业五年内全日制本科以上学历人员,可以“先落户后就业”。

  哈尔滨则拿出了“真金白银”—对9城区内(道里区、南岗区等)落户的人才给予学历补贴,最高一次性发放安家费10万元。

  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全国已有重庆、大连、济南、昆明、青岛、哈尔滨、沈阳、南京、南宁、南昌、苏州等20余城调整落户政策。其中不乏城区常住人口在1000万人以上的超大城市—重庆,以及城区常住人口在500万―1000万之间的特大城市—南京。另外还有南宁、南昌、济南、沈阳、福州等6个省会城市。

  “劳动力要素是经济生产的重要要素之一,各地经济、产业发展有天然的对劳动力的需求。”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研究员单菁菁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同时,今年可能“内循环”的重要性越来越高,要启动国内市场、加强面向国内市场的供给侧改革,也带来了生产端的强化,需要人员、人才。

  “尤其是部分城市近些年已经出现人才的外流和常住人口的减少。如何吸引人、留住人,也是各地迫切需要解决的一个课题。”单菁菁补充道。

  门槛一降再降

  参与“抢人”的城市级别越来越高,门槛却一降再降。

  7月6日,福州市政府政法处工作人员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称:关于福州市户籍制度改革的方案当前正在转交给有关部门,制定细化的落实意见。总体而言,福州市户籍制度改革方案会对“省文件”的总体精神进行细化、优化,比“省文件”的要求做得更“前”一点,不只是单纯针对“省文件”提出的缩短参加城镇社保年限等内容。

  上述工作人员提及的“省文件”即福建省公安厅、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6月28日印发的《关于深化户籍制度改革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若干措施》,文件要求,福州市辖区对参加城镇社保年限要求不超过2年。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不断放宽落户门槛已是趋势。学历要求方面,当前在大多数城市,普通大专、高职均可落户。珠海甚至拟将人才范围扩大至非全日制本科。同时,年龄要求放宽也是趋势。比如南京市就从今年5月1日起,将本科学历人才落户的年龄限制放宽5周岁,从不超过40周岁调整为不超过45周岁。

  还有不少城市落户低至“零门槛”,比如南宁、南昌等。今年4月14日,南昌宣布全面取消南昌市城镇地域落户的参保年限、居住年限、学历要求等迁入条件限制,实行以群众申请为主、不附加其他条件、同户人员可以随迁的“零门槛”准入政策。随后的6月1日,南宁也全面放开了城镇落户条件。

  “竞争日趋激烈,城市对人才和人力资源也更加重视,所以都在加大力度招揽人才。”单菁菁指出。

  竞争加剧人才抢夺

  每个积极放宽放开落户限制的城市,都面临着自身的压力。

  以近年来引进人才,最积极的城市西安为例。截至2019年末,西安市常住人口已达1020.35万人,在全国27个省会城市中排名第八。但从经济总量来看,2019年西安共实现9321.19亿元GDP,在27个省会城市中排名第十一。

  省会城市南昌和南宁则面临着更加严峻的经济发展动力不足的问题。根据各地统计局数据,截至2019年末,南昌市常住人口为560.06万人,南宁市则为734.48万人。在经济总量方面,南宁尚未突破5000亿元关口—2019年,南宁市GDP总量为4506.56亿元,南昌则微幅跨过5000亿元分界线,为5596.18亿元。

  “这些城市出于自身发展的需求,需要吸引人口前往,包括人才资源和劳动力资源。”单菁菁指出。

  同时,区域间的竞争也十分明显。以大湾区为例,近期已有珠海、中山、惠州三个大湾区城市大力度放宽甚至放开落户限制。

  中国城市经济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宋丁则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竞争正在加剧,每个城市都不愿意在这一轮发展中落后,所以都在积极招揽人才。

  以珠海为例,公开资料显示,珠海和深圳都是在1980年被设为经济特区。其区域面积也相近,其中珠海的面积是1711.24平方千米、深圳是1997.47平方千米。但截至2019年末,珠海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435.89亿元,排名全省第六,但常住人口仅202.37万人,是深圳的六分之一。

  “对于正在爬坡中的城市来说,如果不在这一轮人才争夺战中走在前面,可能就会被落下。”宋丁说。他还建议,各个城市必须找准自己的定位,然后实施相应的交通改造、基础设施建设、人才引进、产业布局,这样才能真正实现自身的发展。

  “留人”任重而道远

  城市抛出了“橄榄枝”,人才是否愿意接住,却还留有疑问。

  对此,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了福州、南昌等多地省会的外来就业人员。

  “我现在只是在南昌工作,没有买房,也没有孩子上学的需求,没有迁户口的必要。”7月5日,家在江西省上饶市、现在南昌工作的王菁(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对于多数人来说,落户不仅仅是门槛问题,更多地还要考虑长居久留的规划。

在线咨询
微信客服
财富热线
400-8696-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