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基建投资将冲制造业,中国经济基本面已逐步夯实,稳住即胜出!
在全球经济增长普遍放缓的大背景下,中国经济仍属不错表现,稳住即胜出。
5月13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办公室决定,自2019年6月1日0:00起,对已实施加征关税的600亿美元清单美国商品中的部分,提高加征关税税率,分别实施25%、20%或10%加征关税。对之前加征5%关税的税目商品,仍继续加征5%关税。

此前,5月9日美国政府宣布,自2019年5月10日起,对从中国进口的2000亿美元清单商品加征的关税税率由10%提高到25%......  全球两大经济体中美贸易摩擦“硝烟再起”,给中国经济带来了挑战和不确定性......   01贸易摩擦从“力争达成协议”到“硝烟再起”,全球经济下半年温和复苏,有赖于发达国家腾出财政货币政策空间   自2019年初以来,全球主要国家经济走势逐步由2018的“分化”转向“同步”并放缓:   一季度美国虽然环比增速仍有3.2%的高增长,但其内需增长也已出现放缓的迹象;英国脱欧悬而未决、土耳其等新兴市场的危机继续冲击着欧洲的出口复苏。   全球经济下滑的同步性,催生着2019年初各国政府政策的及时调整和应对......
 

1、2019年美欧日央行货币政策由趋势紧缩转向边际放松  2019年以来,主要发达国家央行中美联储率先释放了调整货币政策的信号。   1月,美联储删除了进一步循序渐进加息的前瞻指引,并做出“在利率政策上保持耐心”的转变;3月,美联储明确了货币政策鸽派的转向,并宣布缩表计划将于9月末结束。5月,美联储表示继续维持基准利率不变。   3月,欧央行宣布自9月重启第三轮LTRO计划,为实体经济提供流动性支持;澳大利亚、英国等央行也先后暗示未来可能调降利率的可能性;印度央行2月7日意外降息25个基点(至6.25%),其将货币政策立场由“收紧”调整为“中性”......  
2、全球贸易摩擦再次生变,从“力争达成协议”转向“硝烟再起”  实际上,2018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以捍卫美国国家安全为由,先后对中国、欧盟、加拿大、墨西哥等多国威胁加征更高关税。   全球贸易摩擦摩擦不断升级,导致各主要国家的贸易进口量出现快速下滑。数据显示,2018年12月全球贸易量相对于2017年同期大幅下滑1.8%,为2010年以来首次同比负增长。而今年欧美双边贸易的分歧加大恐将拖累全球经济复苏。 综合来看,2019年下半年全球经济的温和放缓一方面有赖于发达国家腾挪出相对有限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空间避免其经济显著滑落;另一方面有赖于中国等新兴国家在外部金融条件改善和内部政策刺激下的经济回升。  
02 中国经济:稳住内需,对冲外需,“逆周期调节+制度性改革”熨平经济波动致使一季度经济表现超预期 
1、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效果初显,制度性改革提速  众所周知,2018年去杠杆产生的新经济下行压力等问题,成为中国2019年宏观政策调整的重大契机,而逆周期调节+制度性改革的政策组合,将使经济基本面和资本市场迎来重大转机。   目前来看,2019年一季度财政“前移”,减收增支;货币政策在季度GDP环比下滑期间均以降准应对,及时有效,均充分展现了“逆周期调节”的出众效果,有效熨平了经济波动,使一季度经济表现好于预期。   然而,下半年面对外部冲击不确定性的显著增强,为确保经济继续实现平稳增长,宏观政策需要更大力度的实行逆周期调节措施。   2、货币政策:宽态势还将贯穿全年,政策仍有较大空间   自2018年4月以来,央行已经连续降准3.5个百分点,但本轮“宽货币”实施至今,仅在1月和4月分别进行了两次总额为5249亿元的TMLF投放,政策执行上呈“小步快走”,节奏合意而宽松力度实际小于往年。
 

而从结果上看,目前的“宽货币”已初见成效。若以社融的企稳回升作为“宽信用”初显成效的起点,则本轮从“宽货币”到“宽信用”持续了大约10个月,虽然时间相对更长,但整体从经济增速下行到“宽信用”时长则与历次接近,且经济的企稳形态已显。
 

此外,预计下半年偏宽姿态还将延续以支持实体经济。根据测算,受益于今年地方专项债的总量加大及前移,社融在年中将达到高点,下半年主要运行区间或在10.5%-11.5%的增速水平(年末或为11.4%),而M2也将逐步反弹至9%以上。
 

至于是否会降准,只能说全年降准空间仍存,力度取决于外部冲击程度。  伴随近期中美贸易摩擦出现反复,年内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进一步提升的可能性加大,年内仍有降准1-2次的可能,以此对冲外需恶化加速且制造业投资滑坡明显的可能结果。   3、财政政策:财政“前移”已有成效,预计下半年财政政策仍将保持积极   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3656亿元,同比增长6.2%,较去年同期下降7.36百分点。回落的主要原因是减税所致,体现在税收中占比较大的增值税(占比约40%)和个人所得税(占比约8%)下降最为显著。
 

值得注意的是,土地出让金收入下降和支出增加使得政府性基金出现缺口。  一季度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14300亿元,同比下降6.2%;预算支出18881亿元,同比增长55.9%。一方面是因为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下降显著,另一方面也有支出增加原因。   而支出增加主要体现了从去年四季度开始“稳投资”和“稳基建”政策目标的落地。从发改委批复的轨交项目规模和数量来看,2018年四季度获批的规模和数量均为近年高点。不过,财政政策后续的走势并不主要受财政预算空间的局限,预计下半年财政政策仍将保持积极以对冲外部风险,“加力提效”还将成为下半年的政策重点。   4、区域政策:城镇化新思路加速区域协调发展,提升经济发展效率   首先,城镇化是解决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重要手段。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城镇化进程加速打破了人口固化的格局,出现外地劳动力大量流入发达地区的“异地转移”现象,只是由于户籍制度的不完善,绝大部分转移人口还未能成为真正的当地居民,从而使人口流动促进区域差距缩小的机制难以发挥。   而“十一五”规划标志着我国城镇化进程进入到第三阶段,即新型城镇化,主要以大城市和后期的以城市群建设为主,推动户籍制度改革和加快城市群建设。今年,发改委公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目标取得决定性进展。   未来,城市群将带来人口集聚效应。根据OCED的报告,发达国家城市人口翻一番可以使生产率提升2%-5%。生活方式变革、生活水平提高都会扩大生活性服务需求;产业的联动与分工细化也会扩大生产性服务需求。新兴产业对土地和劳动力等要素的需求正逐渐弱化,以信息、知识和基数为核心的现代竞争力需要在城市群落地。
03 2019中国经济开局良好,经济基本面逐步夯实,稳住即胜出,预计房地产投资全年增速约5%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开局良好,GDP增速达到6.4%,经济具备企稳势头。然而外部冲击的不确定性上升令下半年经济承压。  从经济基本面看,“逆周期调节+制度性改革”有能力稳住内需,扛住外部冲击。其中基建投资将托底,对冲制造业投资下滑;个税减税及可支配收入增加、鼓励消费政策等因素,可能使消费渐有起色。预计2019年全年GDP增长6.3%,政府确定的经济增长目标(6.0%-6.5%)有望实现。
 

 
1、基建投资:见底回升延续逆周期调节帮助对冲制造业投资下降  逆周期调节下,基建投资如期企稳回升。2019年一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增速6.3%,整体增速处在较好水平,较2018年末环比改善0.4个百分点,且达2018年5月以来的最高增速水平,逆周期政策的提振效果明显。分结构看,基建投资为最大改善项,而地产投资同样表现强劲。   而受企业盈利减少、外部需求减弱、及部分行业景气周期(如汽车等)的共同影响,制造业投资仍在放缓。1-3月累计增速较1-2月继续有所下降,仅为4.6%,为近期经济基本面的薄弱点。
 

预计在政策合力下,基建投资增速将明确向上修复,主要有三大支撑点: 
 1、积极的财政政策还将“加力提效”。2019年,伴随全年财政赤字率从2.6%回升至2.8%,且地方专项债额度加大及提前投放,整体基建投资增速在一季度显著企稳回升。而向后看,地方专项债还将在今年三季度前继续投放,而今年以来地方债的发行也较为顺畅,均将帮助基建在去年的低基数上继续回升。  2、稳健偏宽的货币政策将继续提供适宜的空间。从目前的政策效果看,融资端的恢复将直接帮助固定资产投资的回升,尤其是基建投资增速,社融增速的持续修复也将帮助基建投资增速继续向上改善。   3、“补短板”还将继续,“新基建”也为新看点。此外,从供给侧改革的方向来看,在“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相继达到初步效果后,更进一步的重点即转向了“降成本”与“补短板”,其中,“新基建”在本轮的基建投资恢复中也将扮演重要的角色。  
2、房地产投资:并不悲观维持全年增速5%左右的判断  数据显示,2019年1-3月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累计完成额为2.38万亿元,累计同比上涨11.8%,高于去年同期10.4%和去年全年9.5%,创下近四年新高。   整体来看,尽管受棚改目标大幅下降的影响,部分三四线城市的地产投资将显著减少,但下半年房地产投资仍有望实现平稳增长,对GDP的整体贡献将高于去年水平。
 

从土地市场、地产销售市场以及库存周期角度,2019年地产投资仍有支撑: 
其一,从今年土地交易情况来看,虽然1-3月土地成交数量高位回落,但土地溢价率上升、土地流拍率回落,说明地产市场基本面仍有支撑,而年初房地产企业融资渠道也较去年更为通畅,短期资金面也支持土地市场的“温火”。  其二,从商品房市场来看,交易有回暖趋势,而价格涨幅仍未触及调控区间,说明本轮地产短周期将可持续。成交价格方面,2019年3月70个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价格指数同比上涨11.3%,呈温和上涨态势;成交量方面,2019年3月一二线18个城市二手房成交38670套,同比增加21.8%,迅速回升至2017年较高水平。   在“房住不炒”的大方针下,“因城施策、一城一策”的导向会边际偏宽,只要房价并未偏离合理空间,整体销售市场的回暖应可持续。   其三,去年地产企业拿地较多,且地产库存目前仍属低位,继续投资的确定性强。短期从开发施工来看,年初销售回暖叠加融资改善,行业开工推盘力度加大,为企业抢抓阶段性行情提供了较好的窗口期,而去年房地产开发企业拿地较多,且当期建安支出较少,这也为今年的加速施工提供了基础。  
在更长远的角度,户籍制度改革还将对长三角、京津冀、粤港澳等区域城市群规划产生支撑效应,有助于引导人口加快向重点开发区域集聚,推动人口区域平衡发展,对区域城市群楼市具有深远影响。  3、减税降费将部分对冲贸易摩擦恶化的负面影响   4月1日起,制造业增值税进一步调降2个百分点至14%,体现出政策对制造业行业的格外呵护。节省的企业支出可能投入到再生产中,帮助提升制造业投资整体增速。   不过由于美国选择进一步加征关税,短期内将极大程度影响出口企业及其他企业的投资信心,制造业投资可能面临大幅下降的风险。全年看,预期制造业投资增速将逐步下降至3.1%左右的水平,将较去年的增速9.5%有大幅下降。减税降费将部分对冲贸易摩擦恶化的负面影响,但效果仍然有限,贸易摩擦加剧的影响深远。 综上,在全球经济增长普遍放缓的大背景下,中国经济能够稳定在这个水平仍属不错的表现,稳住即胜出。
在线咨询
微信客服
财富热线
400-8696-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