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动态Group dynamics
建行:今年计划新增1.5万亿贷款,5700亿计划投向房贷
  建设银行行长刘桂平3月30日在业绩说明会上在被问及疫情冲击对业绩冲击时表示:“有信心、有能力在今年这种挑战比较大的困难时期,使今年的经营管理实现合理的增长,保障投资者合理的回报。”  “今年资产质量受到疫情冲击影响,已经成定局,可能在影响的程度上有不同的判断,第一轮境内的疫情,我们做压力测试,总体影响是可控的,但是第二轮,全球到底有多大影响,这个还需要继续观察。”建行首席风险官靳彦民表示。  相较受疫情冲击更明显的零售金融业务,建行副行长纪志宏表示,现在观察到的情况是受影响的还不是很明显。  从资产端来讲,个人住房贷款前期积累需求释放,总体来讲,保持了平稳的增长。未来建行将持续扩大消费贷款覆盖客户群体范围,顺应居民消费行为和市场行业结构变化,衔接消费应用场景,加大新型产品设计与布放推进个人消费信贷业务稳健发展;与此同时将继续落实国家房地产调控政策要求,严格执行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支持居民家庭合理住房需求,保持个人住房贷款业务持续稳定发展。  建行也业绩会上也披露了2020年的资金安排。  建行首席财务官许一鸣透露,2020年整个资产目前安排的计划,其中新增贷款15000亿元,现在已经安排了14600亿元计划,公司类贷款6850亿元,个人贷款是7650亿元,其中个人住房按揭贷款5700亿元。  债券投资的计划是新增3500亿元,其中地方债将近3000亿元,其余则是信用债、基金、国债等等。  2019年建行的净息差为2.26%,较上年下降5个基点,许一鸣预计,2020年该行的净息差应该依然会下降,现在初步研究判断大概降下降10个基点左右。  
2020-03-31
税务总局:前两月全国减税降费共计4027亿元
  3月31日,国务院新闻办举办新闻发布会,介绍减税降费与助力复工复产等情况。国家税务总局总审计师王道树介绍道,据统计,今年1-2月份,全国减税降费共计4027亿元。其中,2020年新出台的支持疫情防控相关政策的新增减税降费1589亿元。  据悉,今年1-2月份全国减税降费总额由两部分组成。  一是2020年新出台的支持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税费优惠政策,新增减税降费1589亿元。今年新出台的4批政策当中,第3批聚焦减轻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负担的政策和第4批聚焦稳外贸稳外资的政策都是自3月起实施的,到4月份申报期开始申报,进行统计核算。前2批出台的政策当中,也有部分政策是按季度来进行申报的。随着4月按季申报大征期的到来,这些政策都会纳入统计核算范围,企业享受减税降费的统计规模也会进一步扩大。  二是2019年更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在2020年继续实施形成的减税降费2438亿元,主要包括深化增值税改革翘尾新增减税1365亿元,降低申报费率翘尾新增降费848亿元,减征文化事业建设费、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翘尾新增降费28亿元,小微企业普惠性减税和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等其他继续实施的政策减税降费197亿元。  王道树表示,税务总局正全力参与相关税费优惠政策的研究制定工作。对于4批共21项税费优惠政策,税务总局在研究制定过程中积极提出方案建议,积极参与测算分析,并会同有关部门及时制发有关公告和文件。  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任荣发表示,疫情发生以来,税务部门已经分3批推出了54项办税缴费服务举措,在巩固以往成效的基础上,还将有针对性地推出一批服务措施。  
2020-03-31
流通企业复工率总体恢复 消费市场加速回暖
  在近日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记者获悉,流通企业复工水平稳步提高、持续向好,大型批发市场、连锁超市、品牌便利店等企业复工率总体恢复,市场供应总体充足,价格稳中回落,市场销售触底回升。  商务部消费促进司负责人王斌介绍,截至3月27日,农产品批发市场的复工率达到99.4%,经营商户复工率已达到97.6%,交易量比2月初增加了50%以上。大型连锁超市、品牌便利店的复工率分别达到99.5%和95.4%,销售额已超过去年同期水平。电商平台全部开工营业,平台的商户复工率达到84.5%,比2月底提升了14个百分点。百货商场的复工率达到95.8%,比2月底提升了35个百分点,销售额恢复到去年同期的50%左右。餐饮、住宿、家政等企业的复工率分别达到80%、60%和40%,销售额恢复到去年同期的35%左右。  价格方面,王斌表示,3月份以来,粮油、肉禽蛋、蔬菜等必需品的价格全面回落,3月27日蔬菜的批发价格比2月底回落了16.5%,猪肉价格比2月中旬的高点回落了7.4%。3月中旬商务部重点监测零售企业销售额比2月中旬增长了7%,一些电商平台的销售额增长30%以上。  王斌同时指出,当前,流通企业复工营业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市场人气回升还比较缓慢,流通企业销售恢复情况参差不齐。“地方和中介组织反映,美容美发、洗浴、洗染、家电维修等居民服务生活业,特别是街边的小店,还有一些中小商贸流通企业开业率不高。此外,跨省人员流动仍然还有一些限制,一些地区居民小区封闭管理措施过严,禁止快递、装修、外卖、家政等人员进入。一些企业反映,复工还面临着资金短缺、人手不足、成本攀升等实际困难。”王斌说。  下一步,商务部等相关部门将以分区分级、精准施策原则推进疫情防控,稳妥推进商贸流通企业复工营业,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在排除复工营业干扰方面,将推动必要的健康证明要做到全国互认、不得再设置障碍、不对人员采取隔离措施等举措落地。另外,还将继续采取实打实、硬碰硬的措施,保证前期出台的税收优惠、融资支持等“真金白银”送到企业手中。  
2020-03-30
不寻常!央行一下“降息”20BP 背后这4大信号很关键
  3月30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告称,为维护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2020年3月30日人民银行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了500亿元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为2.2%,相比此前下降20BP。  相比近年每次5BP或者10BP的降息或加息力度,本次7天逆回购一次性降息20BP,显得很不寻常。  值得注意的是,3月27日政治局会议表示,要抓紧研究提出积极应对的一揽子宏观政策措施,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降息是落实政治局会议的举措,也是一揽子宏观政策的措施之一。  央行降息背后的四大信号  一、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经济稳增长  受疫情影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2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33323亿元,同比下降24.5%;同期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52130亿元,同比名义下降20.5%。多家机构预计一季度经济增速会很低,甚至有机构预计可能零增长、负增长。与此同时,国内即将迎来海外需求下降的第二波冲击。在此背景下,降息是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的重要方式,有助于经济稳增长。  3月26日召开的一季度货币政策委员会例会提出,加大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着力激发微观主体活力,全面做好“六稳”工作。  “已出台的货币政策目标函数中,并未过多考虑海外疫情蔓延、海外需求下降对国内经济的冲击,毫无疑问这需要重新作出调整,加大宽松力度。”财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超明表示。  二、4月是货币政策发力的黄金“窗口期”  在美联储3月初及3月中旬降息后,中国央行未降息,主要因为国内尚未全面复工,降息作用有限。而现在复工逐步提升,降息有助于拉动投资、消费。  伍超明称,当下尤其是4月份是货币政策发力的黄金窗口期,必须抓住、抓牢。目前海外疫情加快扩散蔓延,国内面临疫情“倒灌”风险,但整体看国内疫情已步入尾声,即国内政策重心已转向支持企业复工复产、扩大有效需求。因此,抓住3、4月份这一关键窗口期,加大货币政策力度,对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尤为重要。  三、海外货币宽松,中国货币政策打开空间  美联储在3月3月、3月16日两次降息后,将利率降至零,同时启动各种资产购买计划。美联储降息后,海外各国央行已跟随降息。据不完全统计,截至北京时间3月30日,2020年以来,全球已至少有35个国家或地区先后宣布了57次降息。  本次美联储降息后,其他国家的货币政策打开空间——降息后,外部压力不会太大,汇率也不会有太大的贬值压力。在疫情影响之下,降息成为拉动需求、应对金融市场波动的重要措施。  目前人民币汇率稳定在7左右,存在降息的空间。同时,降息也是践行G20会议“加强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防止世界经济陷入衰退”的重要举措。  四、4月LPR将下调  在此次逆回购利率下调20BP后,4月新作MLF亦会跟随降息,这将带动4月LPR报价下行。3月27日的政治局会议指出,要引导贷款市场利率下行。  2019年8月央行推进贷款利率市场化改革。改革后LPR参考MLF,贷款利率则锚定LPR。LPR下行的主要驱动因素为MLF利率下降、银行资金成本下降等。  3月LPR报价按兵不动。据中国货币网消息,2020年3月20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为:1年期LPR为4.05%,5年期以上LPR为4.75%,报价与上月保持一致。此次政策利率下调后,有助于带动4月LPR利率下行,进而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重磅解读:政治局会议释放七大政策信号  央视新闻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3月27日召开会议,分析国内外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运行形势,研究部署进一步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  本次政治局会议召开的时点可谓非常关键。国内看,宏观数据上,1-2月数据全面走弱,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政策应对上,由于全国“两会”延期召开,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及宏观政策一直未确定。  国际上看,3月26日召开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应对新冠肺炎特别峰会提出,启动总价值5万亿美元的经济计划,并支持各国中央银行采取措施促进金融稳定和增强全球市场的流动性。一些欧美国家已提出了财政刺激计划,中国方面的措施备受关注。  在这样的背景下,政治局召开会议,确定了下一步的政策方向。从会议通稿来看,本次政治局会议释放了以下几个信号:  一、努力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  会议表示,加大宏观政策对冲力度,有效扩大内需,全面做好“六稳”工作,动态优化完善复工复产疫情防控措施指南,力争把疫情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限度,努力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对于2020年而言,约束性的指标是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GDP)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  社科院副院长蔡昉曾在《人民日报》发文称,2020年只要达到1.9%的增长速度,居民收入翻番目标即可实现。GDP方面,2010年我国GDP总量为41.21万亿元,按不变价计算2019年GDP总量约为78.04万亿元。2020年只要达到5.7%左右的增长率,便可实现统计意义上的准确达标。  但目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一季度经济增速较低。这意味着要实现翻番目标,后续经济稳增长压力很大,因此需研究推出一揽子宏观政策。  二、一揽子宏观政策措施在研究中  会议表示,要抓紧研究提出积极应对的一揽子宏观政策措施,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  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表述并无变化,但“一揽子宏观政策措施”为首度提出,这个“弹药库”包含特别国债、提升赤字率及专项债、引导LPR下行、提振消费等内容,财政政策应对可能更为重要。  三、首次明确发行特别国债  本次疫情发生后,发行特别国债的建议很多,但本次会议首次明确“发行特别国债”,预计发行规模将超过万亿,可能专项用于疫情防控。  特别国债是国债的一种,其专门服务于某项特定政策,支持某特定项目需要,因此被成为特别国债。在中国国债发展历程中,曾发行过两次特别国债:1998年8月,发行2700亿元特别国债,所筹资金专项用于补充四大行资本金。2007年6月,发行2000亿美元的特别国债,用于购买外汇注资中投公司。  此外,1998年曾发行过特别类型的债券来满足特定的支出目的,比如长期建设国债。  四、赤字率增加,或突破3%  2019年赤字率是2.8%,离3%的警戒线还有0.2个百分点。本次会议提出,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这意味着赤字率很可能突破3%,国债和新增地方一般债的发行规模将增加。  前述长期建设国债计入了赤字,但1998年及2007年的特别国债未计入赤字。因此,本次政治局会议确定的特别国债如果计入赤字,特别国债的效果就会打折扣;如果不计入赤字,那需要特别国债的用途“很特别”。这有待进一步观察。  五、增加专项债发行规模,大概率超3万亿  本次会议重申,要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  专项债于2015年首度发行,当年发行1000亿。2016年、2017年,其发行量分别扩张到4000亿、8000亿,2018年首度超过1万亿,2019年扩张到2.15万亿。专项债的大规模发行、使用对稳投资、稳经济起到了重要作用。  本次会议的表述,意味着2020年新增专项债发行规模大概率超三万亿。  截至3月20日,全国各地发行新增的地方政府债券已经达到14079亿元,占提前下达额度的76%;其中一般债券3846亿元,占69%;发行专项债券10233亿,占79%。近期地方政府仍在发行专项债,预计3月底绝大多数地区都能将“提前批”额度发完,但剩余额度由全国“两会”批准后才能发行。  六、LPR将下行  会议支出,要引导贷款市场利率下行。2019年8月央行推进贷款利率市场化改革。改革后LPR参考MLF,贷款利率则锚定LPR。LPR下行的主要驱动因素为MLF利率下降、银行资金成本下降等。  3月LPR报价按兵不动。据中国货币网消息,2020年3月20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为:1年期LPR为4.05%,5年期以上LPR为4.75%,报价与上月保持一致。  中国民生银行(5.700,-0.01,-0.18%)首席研究员温彬称,3月LPR不变意味着降准效果继续钝化,存款利率不降银行没动力。  LPR难以进一步下降主要受制于存款利率。目前银行负债端六成以上都是存款,而存款基准利率自2015年10月后一直没有调整。与此同时,目前1年期LPR品种报4.05%,相比改革前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降30bp;5年期以上LPR品种报4.75%,相比下降了15bp。  后续可能通过降低存款基准利率的方式为LPR下行创造空间,3月监管层对结构性存款利率的整顿可能就是为降低存款利率作铺垫。  七、多措并举提振消费  会议表示,要加快释放国内市场需求,在防控措施到位前提下,要有序推动各类商场、市场复工复市,生活服务业正常经营。要扩大居民消费,合理增加公共消费,启动实体商店消费,保持线上新型消费热度不减。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2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52130亿元,同比名义下降20.5%,创下新低。受疫情影响,居民收入预期不稳定,如何扩大居民消费是个难题,消费券的发放可能会起到作用。  
2020-03-30
如何刺激汽车消费 工信部给出了这几个方向
  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30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研究稳定和扩大汽车消费的政策建议,督促各地区加快出台促进汽车消费的政策措施,近期还会对新能源汽车以及相关政策作出调整。  汽车产业链条比较长,是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性产业。辛国斌介绍,对汽车行业来讲,目前仍然面临着很大的困难和问题,特别是整个消费需求不振的问题,即使目前企业复工复产率比较高了,但是由于市场需求不足,企业库存增加,有可能在后续的一段时间里,一些企业的达产率还会进一步降低。  辛国斌表示,为了解决这些有效需求不足的问题,工信部积极配合相关部委,研究稳定和扩大汽车消费的政策建议,督促各地区加快出台促进汽车消费的政策措施,目前已有广东、山东、吉林、海南、深圳、宁波、杭州、南昌等省地市出台了一些具体的政策,相信后续会有更多刺激消费的政策出台。  “另外,还会对新能源汽车以及相关政策,近期会协调相关部门作出调整,进一步推动汽车产业协调健康发展。”辛国斌说。  随着国际疫情进一步扩散,我国外贸进出口形势可能还会进一步恶化。据海关统计,今年前两个月,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同比下降9.6%,其中出口下降15.9%。  辛国斌表示,国际国内需求都在下滑,对于一些出口导向型企业造成巨大冲击和影响,如果这方面问题得不到及时有效解决,这些企业会面临生存压力。目前工信部对此采取的措施主要还是通过稳定外贸和外需来保障供给侧稳定。  “一方面要启动需求,另一方面要加大政策扶持,通过这样一个方式来帮助这些企业渡过眼前的难关。后续还将根据国际疫情防控形势的变化,进一步加强政策研究和储备,适时出台一些扶持政策,保证这些企业能够安全的渡过生存难关。”辛国斌说。  随着复工复产的推进,全国工业基本面初步实现了稳定。截至3月28日,全国规上工业企业平均开工率达到了98.6%,人员平均复岗率达到了89.9%。中小企业复工率已经达到了76%,3月份以来日均升幅在1个百分点以上。  广东、江苏、浙江、山东、福建等工业大省已基本全部开工。在一些龙头企业带动下,大量中小微企业加快推进复工复产,目前中小企业开工率已经超过70%。  分行业看,钢铁、电子行业的员工复岗率均超过90%,纺织、汽车、机械、轻工等行业员工复岗率也在70%-90%之间。一些在全球具有竞争优势的维生素、抗生素、解热镇痛类的原料药企业生产经营已经恢复正常,复工复产率和主要产品达产率均在80%以上。  虽然当前制造业复工复产呈现出有序推进、积极向好的态势,但是仍然面临着人流物流存在堵点,产业链复工复产不协同、企业经营压力大等诸多制约,特别是随着境外疫情加速蔓延,国际间人流、物流、资金流受阻,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动荡加剧,经济社会秩序在失衡,系统性风险上升。  辛国斌表示,要发挥龙头企业牵引作用,持续梳理重点领域龙头企业及其产业链上下游未复工达产的核心配套企业名单,建立“一对一”精准对接机制,及时解决企业反映的实际困难,并动态调整、压茬推进,以此来带动产业链上下游中小企业的共同发展。积极扩大有效需求,稳定汽车、轻纺、家电等传统消费,培育智慧健康养老、绿色产品等消费热点。  当前,疫情对我国工业经济的负面影响在持续显现,产业链循环严重受阻,企业生产经营受到较大冲击,主要指标波动超出预期。前两个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13.5%,实现利润同比下降38.3%,企业亏损面达到36.4%。在41个大类工业行业中有30个行业工业增加值降幅达到两位数,中小企业、劳动密集型行业受冲击影响较大。  辛国斌表示,最近调研情况看,多数地方反映,3月份工业经济运行情况明显好于前两个月,一些行业产能利用率稳步回升。3月中旬,国家电网旬日均发电量同比下降2.9%,降幅比2月下旬收窄5.6个百分点。另据相关行业协会调查,机械行业开工率达到93%,已开工企业员工返岗率达到84%;轻工、纺织行业重点企业开工率分别达到90.6%和97.1%,复岗率达到91.2%和75.9%。  辛国斌强调,总体来看,我国具备庞大的产业规模、完整的产业体系、巨大的内需市场、充足的政策空间和显著的制度优势,面对疫情冲击,我国经济展现出了应对复杂严峻局面的强大韧性与活力。辛国斌强调,疫情对我国工业经济的影响是阶段性的,是可控的,不会改变我们国家持续向好的基本趋势。  
2020-03-30
全球超70家航空公司已停飞所有国际航线,近60家全线停飞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继续在国外发展蔓延,全球航空公司航班停飞情况逐渐加剧。  截至北京时间3月26日晚间,据民航资源网不完全统计,已有近60家航空公司全线停飞所有航班。此外,还有14家航空公司仅停飞所有国际航线,包括——泰国国际航空、越南航空、南非航空、希腊爱琴海航空、泰国微笑航空、巴基斯坦航空、曼谷航空、澳航、维珍澳大利亚、西捷航空、沙特阿拉伯航空、阿尔及利亚航空、马印航空以及Swoop航空。由此计算,超过70家航空公司已停飞所有国际航线。  此外,国外还有多家机场关闭。据民航资源网不完全统计,共有14家机场关闭,停止运营;7家机场关闭部分航站楼;9家机场关闭塔台。  为严控外防输入,国内近期也有多家机场全线停航国际航线。  据晋江新闻网3月25日消息,3月26日起,该机场开通的17条国际(地区)航线全线停航。据了解,3月24日,晋江机场已无进出港国际(地区)航班,3月25日执飞最后一个来往香港的航班。  据中国江西网3月26日消息,因3月25日由柬埔寨西哈努克港入境江西的QD704航班发现15名有发热、咳嗽、咽痛、腹泻等症状的乘客,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和《江西省进一步防范境外疫情输入操作规程》,自2020年3月26日零时起,暂停所有出入境江西省的国际客运航班,暂停期14天,便于对3月25日QD704航班的所有人员身体状况进行排查,对具有症状的乘客进行治疗。航班复航时间,14天后视疫情防控需要另行通知。  可见的是,目前我国外防输入举措力度正在加大。  3月26日晚间,据中国民航局最新消息,为坚决遏制境外新冠肺炎疫情输入风险高发态势,根据国务院疫情联防联控工作要求,现决定进一步调减国际客运航班运行数量。  其中要求,以民航局3月12日官网发布的“国际航班信息发布(第5期)”为基准,国内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任一国家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条航线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外国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我国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  通知称,根据疫情防控需要,民航局可能出台进一步收紧国际客运航班总量的政策,请各航空公司密切关注、提前研判,做好已售机票的延期、退票等处置工作。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3月24日晚间更新疫情对全球航空运输业的收入影响的分析称,鉴于旅行限制的严峻性和预期的全球经济衰退,航空业客运收入预计暴跌2520亿美元,同比下降44%。上述预测基于严格的旅行限制将持续三个月,且经济将在今年晚些时候逐步恢复活力。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继续在国外发展蔓延,全球航空公司航班停飞情况逐渐加剧。  截至北京时间3月26日晚间,据民航资源网不完全统计,已有近60家航空公司全线停飞所有航班。此外,还有14家航空公司仅停飞所有国际航线,包括——泰国国际航空、越南航空、南非航空、希腊爱琴海航空、泰国微笑航空、巴基斯坦航空、曼谷航空、澳航、维珍澳大利亚、西捷航空、沙特阿拉伯航空、阿尔及利亚航空、马印航空以及Swoop航空。由此计算,超过70家航空公司已停飞所有国际航线。  此外,国外还有多家机场关闭。据民航资源网不完全统计,共有14家机场关闭,停止运营;7家机场关闭部分航站楼;9家机场关闭塔台。  为严控外防输入,国内近期也有多家机场全线停航国际航线。  据晋江新闻网3月25日消息,3月26日起,该机场开通的17条国际(地区)航线全线停航。据了解,3月24日,晋江机场已无进出港国际(地区)航班,3月25日执飞最后一个来往香港的航班。  据中国江西网3月26日消息,因3月25日由柬埔寨西哈努克港入境江西的QD704航班发现15名有发热、咳嗽、咽痛、腹泻等症状的乘客,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和《江西省进一步防范境外疫情输入操作规程》,自2020年3月26日零时起,暂停所有出入境江西省的国际客运航班,暂停期14天,便于对3月25日QD704航班的所有人员身体状况进行排查,对具有症状的乘客进行治疗。航班复航时间,14天后视疫情防控需要另行通知。  可见的是,目前我国外防输入举措力度正在加大。  3月26日晚间,据中国民航局最新消息,为坚决遏制境外新冠肺炎疫情输入风险高发态势,根据国务院疫情联防联控工作要求,现决定进一步调减国际客运航班运行数量。  其中要求,以民航局3月12日官网发布的“国际航班信息发布(第5期)”为基准,国内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任一国家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条航线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外国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我国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  通知称,根据疫情防控需要,民航局可能出台进一步收紧国际客运航班总量的政策,请各航空公司密切关注、提前研判,做好已售机票的延期、退票等处置工作。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3月24日晚间更新疫情对全球航空运输业的收入影响的分析称,鉴于旅行限制的严峻性和预期的全球经济衰退,航空业客运收入预计暴跌2520亿美元,同比下降44%。上述预测基于严格的旅行限制将持续三个月,且经济将在今年晚些时候逐步恢复活力。
2020-03-27
中信银行去年净利480亿增7.9%,房地产贷款占比下降
  中信银行3月26日晚间披露的2019年年报显示,去年该行实现归属股东净利润480.2亿元,增长7.9%,这一净利润增速为近六年来最高。  由于贷款及垫款、金融投资增加,截至去年末,中信银行资产总额为67504.33亿元,比上年末增长11.27%。由于客户存款、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存放款项、已发行债务凭证增加,中信银行去年末负债总额62179.09亿元,比上年末增长10.76%。  资产质量方面,中信银行去年不良贷款余额、不良率一升一降,其中不良贷款余额为661.17亿元,比上年末增加20.89亿元,不良贷款率1.65%,比上年末下降0.12个百分点。  中信银行在分析不良贷款“一升一降”原因时称,该行整体资产质量保持基本稳定,同时对风险客户实施“名单制”分类管理,抓实问题贷款重点户,加大逾期贷款化解力度,逾期贷款化解效果显现;同时,受宏观经济增速放缓、中美贸易摩擦的不利影响,中小企业和民营类企业转型困难,部分企业经营、资金压力较大,这些因素使得部分企业信用风险暴露仍有所增加。  在备受关注的对公贷款分布方面,房地产和制造业贷款占比在去年下降。  截至去年末,中信银行公司贷款余额中,租赁和商业服务业、房地产业居前两位,贷款余额分别为3527.32亿元和2889.75亿元,租赁和商业服务业占公司贷款的18.04%,比上年末上升3.01个百分点;房地产业占比14.78%,比上年末下降1.85个百分点。制造业贷款余额为2576.75亿元,占比13.18%,比上年末下降2.50个百分点。  对公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两个行业,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156.87亿元和118.61亿元,合计占公司不良贷款余额54.10%;房地产业、租赁和商业服务业、建筑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不良贷款余额分别比上年末增加23.44亿元、19.02亿元、13.04亿元和5.32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上升0.84、0.40、1.14和0.17个百分点。  “受房地产调控影响,部分房地产企业经营下滑,偿债能力下降;与房地产密切相关的建筑施工企业也受到房地产市场影响,出现经营下滑,现金流紧张。”中信银行在年报中称。  资本充足率方面,收益于400亿可转债及400亿元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的发行,截至去年末中信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2.44%,比上年末下降0.03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10.20%,比上年末上升0.77个百分点;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69%,比上年末上升0.07个百分点。  
2020-03-27
六国要给国民发钱:每人发1200美元的美国不是最慷慨的
  新冠病毒大流行加速,全球因此而“禁足”在家人口或超15亿。  各国也因此纷纷推出“史无前例”的经济措施,除了经济刺激规模巨大,多国甚至直接向发钱,均创下各国“历史上首次”的记录。以下为澎湃新闻盘点的各国“花式撒钱”方案:  美国(拟推出)  美国参议院于当地时间3月25日连夜投票通过2万亿美元规模的第三轮紧急经济救助计划,这将是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救助计划。  该法案显示,根据申报者2019年的纳税申报单和2018年的信息(如没有纳税申报单),将为年收入低于7.5万美元的成人每人发放1200美元现金支票,每个儿童500美元;年收入高于7.5万美元,收入每多出100美元,支票金额减少5美元;年收入高于9.9万美元,不会获得现金支票。  加拿大(已推出)  当地时间3月25日,加拿大联邦政府宣布,符合要求的申请人将每月获得政府发放的2000加元支票,连续领4个月,共计8000加元,线上申请通道马上开启。特鲁多承诺,递交申请后,10天内补助资金就能到账。  特鲁多表示,所有因新冠疫情失去收入的加拿大人,都可以获得每月2000加元的加拿大紧急救助金(TheCanadaEmergencyResponseBenefit,简称CERB),并可以持续领取4个月。  CERB方案面向的群体包括失业群体、生病群体、自我隔离的人,也包括在家照顾孩子的父母,以及因为公司运转不力领不到工资的群体。  特鲁多表示,线上申请通道会尽快开启,所有加拿大人将在递交申请后的10天内收到这笔钱。CERB系统将从4月6日正式开始运转,每4周发放一次,可申领时间段为3月15日至10月3日。  德国(已推出)  当地时间3月23日,德国财政部舒尔茨宣布推出一项用于救助小企业和自由职业者的民生政策,计划总预算为500亿欧元。  方案包括,小企业主(1至5人就业的公司),个体户如艺术家、职业摄影师、护理员等,每月可得到9000欧元的补贴,为期三个月;5人至10人的公司可获15000欧元的补贴,为期三个月。  默克尔政府拿出了7500亿欧元(8000亿美元)的纾困方案一揽子计划,于当地时间3月25日获得议会通过,德国政府推出的财政刺激将占到其GDP总额的21%,救助小企业和自由职业者的500亿欧元支出也囊括在内。  英国(已推出)  当地时间3月20日,英国财政大臣苏纳克发表演讲,宣布英国正在推出了一项“史无前例”的救助计划,直接为受疫情影响不能工作的英国民众发放薪酬。  “这是我们历史上第一次,政府直接给民众发放薪资。”苏纳克介绍称,此次纾困方案主要解决民众的就业和收入问题:保护就业,为失业群体提供支持,为仍在工作的群体加强安全防护,帮助人们待在家中。  此次纾困方案有效时间从今年3月1日始,且至少执行3个月之久,英国的所有雇员都囊括在该计划的范围内。  根据这一方案,英国政府将为受疫情影响而无法领到薪酬的人员支付80%的薪资,每月最高2500英镑。  此前英国首相约翰逊宣布,关闭酒吧、咖啡馆、餐馆、剧院、电影院、健身房、休闲中心等公共场所。由于这些措施会发生的经济影响,苏纳克表示,英国政府要竭尽所能地保证民众的就业和收入。  澳大利亚(已推出)  当地时间3月12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宣布,从3月31日起向大约650万人发放每人750澳元的一次性现金补助。  此次现金补助主要面向社会福利保障金领取群体,包括养老金领取者,失业津贴、残障补助金、照顾者津贴、青年津贴、退伍军人补助和家庭税务福利的受领人,都将获得这笔钱款。健康保健卡持有者也将获得这笔现款补助。  日本(拟推出)  据日经新闻3月26日报道,日本政府或最早于5月向收入大幅减少的家庭直接发放现金。  目前的方案为,将向符合条件的家庭发放20万至3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29万至1.93万元),还将通过发放折扣券和商品券来扶持营业额锐减的餐饮业和旅游业。该方案将于4月提交内阁会议作决定,预计在4月下旬设立。  
2020-03-27
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与从消费端看中国新经济增长点
  这次新型肺炎疫情对全球实体经济的冲击,特别是对第三产业的冲击可能是几十年来未有的,这种直接和间接的冲击影响到底有多大,多久,是一两个季度的短期影响,还是几年更长的影响,业界、学界及政界都不太清楚。  在大范围全球扩散和蔓延的疫情,已导致当前众多行业减产、停产、停工,学校停学,旅游、餐饮、娱乐基本停摆,对全球经济短期的负面影响已经很大。由于各国政府管控能力的强弱差异很大,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对经济中长期的影响如何,都很难预测。所以,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或模糊性。  这样的不确定性和模糊性是比风险的评估更难以科学量化和处理的,弄不好往往就会带来恐慌,导致包括全球资本市场的巨幅波动和股灾,这样的情形现在正在发生,并出现市场流动性问题(引致避风险的黄金价格都大幅下滑和外资流出),从而又会进一步地传递到实体经济,包括对全球经济产业链的冲击,影响到就业、收入和消费,导致通胀甚至是滞涨以及政府、企业及家庭债务问题,其严重性和影响不可低估。  通胀、流动性、债务都是导致衰退的基本因素和条件,现在都已出现,经济增长是否很快出现V型反弹现在很难说,弄不好会导致生产和需求的持续低迷,1929年世界经济大萧条和2008年金融危机都是用了四五年或更长时间才走出。但各国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似乎还在犹豫,力度不足,没有充分认识到全球经济显著衰退的风险。  一、新经济增长点对宏观经济的贡献估计  从历史数据来看,本来每年第一季度消费对当年GDP的贡献都是最大的,但是受疫情影响,今年一季度的消费需求,尤其是占到GDP近40%的交通运输仓储、批发零售、餐饮、旅游、住宿、线下娱乐、农林牧渔等行业受到罕见的极大负面冲击。  疫情导致2020年1-2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4万亿,其又传递到了生产供给端,对GDP增长的拖累较大,第一季度接近零甚至负增长的可能性很大。  尽管如此,也还是有许多消费需求特别是服务型消费需求通过转变为“宅经济”的形式得到了释放,包括在线教育、生鲜到家、在线医疗、在线远程办公等。  1-2月,与非网上零售额下滑26%相比,网上零售额仅下降了3%,成为阻碍经济增长大幅下滑的重要支撑。正如2003年SARS促进了电子商务的蓬勃发展,这次新型肺炎疫情在客观上也使得各类“宅经济”商业模式获得了爆发式增长。  市场微观主体根据供需变化、价格信号做出调整,很多企业和机构都通过设备购买、空间扩容、软件升级等加大了线上的服务供给,同时线下的物流配送体系也逐步恢复和扩大,使之逐步适应这样一种非常态的社会状态,线上消费需求得到进一步释放。  以2019年的数据来看,网上零售额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达到25%左右,而最终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达到57.8%。预计2020年网上零售额的占比还会进一步提升,进而对GDP的贡献率会有所增加。  但是,其对宏观经济的贡献,还难以抵消传统经济增长点供给需求下滑所带来的负面冲击。特别是由于大量民营中小企业的停工或者倒闭,居民收入锐减而面临严重的流动性约束,这必然会使得家庭节衣缩食,降低消费。  近些年来加杠杆买房的“房奴”群体,这些家庭本来流动性就较差,家庭成员再受到失业冲击必然对家庭雪上加霜;同时,那些没有受到失业冲击的家庭也可能面临降薪的冲击。  对于中国广大的外出务工群体,受疫情导致的中小企业复工延后,以及隔离导致的人口流动性骤降的影响,其在春节后无法返回原工作地工作,无法获得收入,陷入“被失业”的状态,而对于很多农村家庭而言,外出务工收入已成为家庭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消费的大幅滑坡,会给经济增长投下较大阴影。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3月初的最新预计将全球经济增速比此前的预计下调了0.5个百分点至2.4%,这个预测可能仍然过于乐观,即便如此,也将是自2008年世界经济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增速。  据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以下简称课题组)的预计,疫情对中国经济增速的影响要远高于0.4个百分点,有可能比没有疫情影响的情况下至少低1.5个百分点或更低。  二、疫情后传统与新增长点消长趋势判断  目前,还难言疫情何时能够结束,不过一旦结束之后传统的消费和生产模式将会大规模恢复,必然会使得“宅经济”类的商业模式冷下来不少,但后者依然会持续发展,并且会有更大的空间。  从消费端来看,中国有超过60%的互联网普及率以及超过9亿的网民规模,加上5G商用的加速落地,这些都是中国新增长点的重要依托。据中国信通院预测,到2025年中国5G网络建设投资累计将达1.2万亿元,可带动产业链上下游及各行业应用超过3.5万亿元投资。  事实上,自2015年以来中国网上零售额的年均增幅达到20%,远超个位数的总消费品零售额增速,使之占总消费品零售额比重也持续上升。预计2020年及今后相当一个时期内其增幅还将维持在高位,同时其所占比重还将有较大提升。  到2025年,网上零售额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有可能达到50%左右,同时线上服务消费在网上零售额中的比重也将大幅提高。  首先,一般来说,人都有惯性,生活、工作方式难以很快改变,但一些特殊事件发生,却往往会大大加快改变的速度,新生事物往往成为新常态。  这次差不多疫情就是这样的事件,会形成一定的惯性和路径依赖,就像电子商务给人们的生活带来的便利一样,“宅经济”也具有省却消费者的物理移动而享受到同样乃至更有针对性的服务的便利性,会形成一定的用户黏性。  其次,中国经济正在从制造业主导的经济形态,向服务业主导的经济形态转变,服务业在GDP中的比重已经超过50%并还在继续增长,而许多服务业正越来越多地互联网化,逐步转移到“线上+线下”的模式,这种“互联网+”的服务经济形态适应了新崛起的年轻一代消费人群的消费习惯。  再次,“宅经济”本质上也是一种互联网经济,只不过是将互联网这个工具更加深入地嵌入到人们日常生活场景中,而互联网工具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减少了过去的信息不对称,从而大大减少了经济活动中的交易成本,人们可以有更大的、可比较的经济自由选择空间,并且可以通过公开的售后评价对服务供给方提升质量带来压力,符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方向。  从长期来看,疫情之后中国医疗保健行业将成为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其背后是中国和世界人民日益增长的公共卫生需要。并且,在中美经贸摩擦复杂化的背景下,美国很有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内进一步推动包括医药企业在内的美资企业回流本土,也会加大对中国高科技行业的技术封锁。这对中国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三、促进中国增长动力与发展模式的转变  随着世界经济的放缓以及逆全球化浪潮的兴起,中国的外部市场需求有可能会受到抑制,必须进一步深化内部需求,走向内需驱动型的经济发展模式。当然,这不是否认继续参与经济全球化的必要性,而是强调自身的内在经济循环体系要建立健全,发挥对经济增长与发展的更大的支撑作用。  在投资和消费方面,短期看扩大新基建投资可以发挥一定的作用,但是需要注意适度控制规模,并扩大民企参与,以避免形成新一轮的国进民退。  更重要的还是消费,尤其是满足人民美好生活的需要的消费,在中国新时期的经济增长中可以起到促进经济可持续增长和高质量发展的作用。  但是,要让这些新增长点真正对宏观经济高质量发展起到支撑作用,离不开居民收入水平的稳步提升,离不开民营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壮大,离不开线上线下消费的融合发展。政府可以在以下方面发挥引导和支持作用。  第一,防范居民收入大幅下滑,构建消费驱动经济模式。中国人均GDP已经达到7万元,处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向高收入经济体跃升的关键期,而此次疫情所导致的企业复工延后或破产等对居民收入提升带来阻力。  根据课题组对家庭失去收入来源后家庭流动性的变动情况的模拟,农林牧渔行业、农村、有房贷、收入最低的20%家庭陷入流动性约束的比例,要比批发零售和餐饮、非农村、无房贷、收入最高的20%家庭普遍来得高。  建议综合运用财政、货币政策,短中长期结合让利于民、藏富于民,以抵消疫情对经济增长的影响。  一是,进一步提升个税起征点,由每月5000元调高至每月6000元,同时降低各税档的预扣率,并将之长期化。  二是,考虑低收入群体受到疫情的冲击更加明显,可考虑通过与最低月工资标准相当的一次性消费券或现金补贴的形式,弥补收入损失,保障基本生活。  三是,对于农林牧渔行业、农村、有房贷而因疫情暂时失去收入的家庭予以信贷利息减免或延迟还贷。  四是,进一步加强生老病居教方面的社会保障网建设,尤其是公共卫生基础建设,让居民消费无后顾之忧。  第二,支持民营中小企业发展,稳定就业保家庭流动性。民营经济贡献了中国经济50%的税收、60%左右的GDP、70%左右的技术成果及其转让、80%的就业以及90%的企业数量,是中国经济的主体。但是,这次疫情很可能将面临一个持久战,对民营中小企业的负面冲击是巨大乃至对许多企业而言是致命的,给稳定群众就业和稳定居民收入带来很大影响。根据课题组的测算,如果3个月没有收入,民营企业工作的家庭陷入流动性枯竭的比例将达到50%,较之国有企业和政府、事业单位工作家庭更容易受到冲击。  图1分就业单位家庭受疫情影响情况  一方面,借此次疫情危机倒逼真正贯彻落实竞争中性、所有制中立原则,打破民营企业的进入壁垒,给民营经济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  另一方面,从稳就业、保民生的角度迫切需要进一步加大对民营中小企业的政策支持力度。  建议进一步下调企业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同时,对因疫情影响造成资金周转困难的优质中小企业加大信贷支持和财政贴息力度,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  当然,这会给政府财政带来一定压力,包括前面提及的扩大新基建投资、个人所得税减免、消费券或现金补贴,可以考虑参照1998年和2007年发行特别国债的方式为财政收支缺口提供融资。  第三,推动线上线下融合发展,促进新型消费发展壮大。此次疫情中,很多互联网企业通过模式创新、技术创新更加精准地撬动消费,努力将被抑制、被冻结的消费以新的形式释放出来,对稳定经济增长、保障基本民生、满足生活需要起到了积极作用。  因此,在稳定居民就业、提升居民收入的同时,政府应该适时进一步加大引导支持力度,促进线上消费与线下消费的融合发展,将在疫情防控中催生的新型消费、升级消费、服务消费培育壮大起来。  一方面,应加快5G网络等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和商用步伐,进一步降低信息网络使用成本,推动政府“互联网+”公共服务以及远程诊疗、远程教育、远程办公等服务型消费的发展,更好地满足人们美好生活的需要。  另一方面,应鼓励互联网企业加强与实体店合作,实现线上交流互动、精准营销等优势和线下真实体验、物流配送等优势的融合,并利用互联网技术推进实体店铺的数字化改造,向场景化、体验式、综合型消费场所转型。
2020-03-26
为提振旅游消费并促进经济增长,多省推出4.5天工作制
  为了提振旅游消费并促进经济增长,江西、浙江等省份推出一周4.5天工作制,期望民众可以在周末休闲度假。  3月19日,江西省政府发布《关于打好“组合拳”提振旅游消费的通知》,推行周末弹性作息。《通知》指出各地各单位可以结合实际优化工作安排,在今年二季度试行周末2.5天弹性作息,积极引导干部职工周末外出休闲度假。对于弹性作息减少的工作时间,可以通过延长其他工作日时长来调剂补回。3月24日,浙江省政府发布《关于提振消费促进经济稳定增长的实施意见》,鼓励实施一周4.5天弹性工作制,支持有条件的机关、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落实带薪休假制度。  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旅游出行相关行业蒙受巨额损失,一些中小企业甚至濒临倒闭退市风险。春节假期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旅游旺季之一,而旅游相关企业却因为疫情而颗粒无收。疫情防控给旅游行业整体按下了连续长达两个月的“暂停键”,相关企业不仅收入锐减,而且同时还要承担房租、员工等方面的巨额支出,大量企业入不敷出而濒临破产。  虽然在疫情初期各级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惠企政策,特别是对旅游类企业予以扶持和补贴,但是如果无法从需求侧提振旅游消费并使该行业恢复常态,就难以使其走出困境并发展壮大。一些人期望疫后会迎来大规模的“报复性消费”,但是如果人们没有时间和闲暇出游消费,那么就难以真正实现旅游消费的提振。与此同时,疫情让人们谈之色变,非生活必需的各类旅游服务就成为首当其冲的取消对象。  随着休闲经济的到来,人们越来越追求生活质量,旅游就成为不二之选。这使旅游成为各地经济增长的亮点,并带动交通、餐饮、住宿、娱乐等众多周边行业的协同发展。要想让旅游发展起来,就需要有足够多的人,花费足够长的时间,并消费足够多的旅游服务。因此,推出四天半工作制虽是应急之需,但却可以解旅游行业的燃眉之急。  四天半弹性工作制对于拉动休闲经济特别是夜间经济和短途旅行,都有很大的促进作用。周末两天半的假期可以使人们从容规划短途旅游,特别是就近城市之间的郊游。由于目前带薪休假仍然难以在很多企事业单位真正落实,且家庭出游多数需要兼顾双职工和未成年子女的学业,因此四天半弹性工作制有利于人们利用两天半的长周末进行周边游和郊区游。考虑到一些中小学已经开始四天半的学时制,推行四天半弹性工作制也有利于家庭“组团”亲子游。  实际上,这不是各地政府第一次提出四天半弹性工作制。在此之前,多个省份就已开始酝酿四天半弹性工作制,但是却由于未能获得广泛认可而没有推行。比如,一些企业担心同样的工资支出,员工却只有四天半的工作时长,对于企业生产力而言会有负面影响。再如,一些人担心弹性工作制难以落实,也无法对其进行有效的政策监督。此次趁着疫情防控、复工复产和刺激旅游消费的需要,推出四天半弹性工作制,就显得顺理成章了。  不妨将四天半弹性工作制长期化和普遍推广  疫情期间采取的临时措施不应在疫后继续,否则将会影响常态化的经济社会运行。但是,类似于四天半弹性工作制这样的非常措施,却值得在疫后继续推行。疫情是危中有机,既对经济社会运行带来了巨大冲击,也为制度创新提供了难得的契机。利用好疫情期间的政策窗口期,将一些平时不敢和不能推行的制度创新进行试点和试行,相信会大大加快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我们期待更多的省份和城市可以出奇招、妙招和绝招,既为加快疫后经济复苏提供政策支持,也为未来长远发展创新制度。  虽然四天半弹性工作制的推出是非常时期的非常手段,但是却可以考虑这项政策创新的长期推行和全国推广。人们所习惯的一周5天工作制,需要一天工作8小时,合计40个工作小时。但是,这项政策的历史也不长,此前很多国家普遍采取的是一周六天工作制。旅游黄金周的概念,也是为了刺激旅游消费而提出的政策创新,此后逐步常态化并逐渐为人们所接受。  人类社会的发展意味着休闲时间的不断延长,休闲经济和闲暇社会也意味着人类文明的进步。过去生产力不高,人们为了生存而工作,并且不得不投入大量时间用于工作。随着生产力的提高和劳动权益保障力度的提升,人们的工作时间逐渐减少,用于休闲的时间则越来越多。因此,常态化四天半弹性工作制,将是社会发展的大势所趋。此时推出这项政策创新,恰恰是抓住了时机并做对了政策。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出台的政策仍然是1.0版本的四天半弹性工作制,因为周五下午的4个小时仍然需要在其他工作日调剂补回。这意味着,其他工作日每天要增加1个小时的工作时长。真正意义上的四天半弹性工作制则是一周四天半,而不需要将周五的下午分摊到其他工作日。当然,考虑到企业用工成本和工作需要,将四天半弹性工作制分两步来逐步推行,也是值得的。  考虑到人工智能科技的迅猛发展,为了减少企业裁员和社会失业,也需要推动四天半弹性工作制。人工智能在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应用越来越广泛,并大有“机器换人”的发展趋势。大量重复性、低技能、带有危险性的工作岗位将会逐步被机器所替代,如果不采取应对措施,很多人就会为此而下岗失业。早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美国一些互联网公司就提倡企业采取“工作分享”模式,减少员工的工时并保留他们的职位,避免因为业务锐减而造成大面积裁员。因此,试行四天半弹性工作制有利于提前应对人工智能对就业挑战,并为人工智能时代的政策创新提前探路。  虽然四天半弹性工作制看上去前景美好,但是如何确保这项政策落到实处,却仍然值得观察。目前对四天半弹性工作制的规定仍然是地方政府的倡议和企事业单位自愿参与的,究竟有多少用人单位会采用仍然有待观察。毕竟对于企业而言,员工带薪休假是企业真金白银的付出和成本。在这方面,可以考虑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带头试行,并为引入四天半弹性工作制的企业提供激励措施。比如,为试行企业提供一定的财税补贴,使其有动力推行四天半弹性工作制。  与此同时,企业也应更新思维和换位思考,认识到提高工作效率并使员工保持快乐的工作心态,对于企业赢得人才和长期发展有百利而无一害。四天半弹性工作制和居家办公等灵活就业模式一样,都是未来知识经济时代的必然趋势。较早采用并适应这一趋势的企业,将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处于领先地位。最后,应加强对四天半弹性工作制这项政策实施的评估和研究,为优化相关制度安排提供决策依据,并吸引更多的地区和企业采用类似做法。
2020-03-26
在线咨询
微信客服
财富热线
400-8696-211